军转文学,微小说:《楼道口的那盏灯》-楼道口的那盏灯还在亮着!他用一只胳膊斜撑着身子,望着马路那边的楼道口。老伴拽了拽被角,把他按进了被窝。人上岁数了,夜尿频多。他披衣起夜,眼晴却不由自主地飘过 ... - 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

黄埔二期 发表于 2021-7-20 06:52:30

微小说:《楼道口的那盏灯》

楼道口的那盏灯还在亮着!
他用一只胳膊斜撑着身子,望着马路那边的楼道口。老伴拽了拽被角,把他按进了被窝。
人上岁数了,夜尿频多。他披衣起夜,眼晴却不由自主地飘过了马路。
楼道口的那盏灯还在亮着!
他对老伴说:“我去把那盏灯关了?”老伴骂道:“你是不是疯了?你去关灯,人家骂你狗撵耗子,多管闲事!”
他是前天正式退休的,告别了马路那边的镇政府大楼,回到了马路这边的家。
几十年来,那盏灯一直他在掌控中。
时间长了,就像是他的本职工作。有时不在单位,他还打电话叮嘱别的同志,别忘了关灯。
他有喝早茶的习惯,起得比别人早。他熬了罐茶,呷一口,咋都喝不出清香的味道来。还没下肚,就嚷嚷老伴:“你是不是把茶叶给换了?”老伴一听就来气:“就那盏灯,你夜不安睡,日不饱食,就连茶叶也品不出个子丑寅卯来!”他耳朵听着,眼睛又飘过了马路。
楼道口的那盏灯还在亮着!
此刻的人们还没起床,那盏灯格外地耀眼。
他尝到了度日如年的滋味,令他挠心的夜晚如期降临了。
然而,那盏灯却亮得与往常不同,亮了,又灭了;又亮了,又灭了。他喊老伴来看灯,老伴说:“那是声控灯!”
他精神十足,倚在窗前,自言自语:“让这起伏的节奏,陪伴我渐渐老去!”。
他哪里知道,老伴的零钱里,少了张百元大钞。

战友兄弟 发表于 2021-7-20 09:03:19

感谢分享!{:1_463:}

战友兄弟 发表于 2021-7-20 10:22:28

感谢分享!{:1_463:}

北极村长 发表于 2021-7-20 20:36:10

真正理解你的人,还是老伴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微小说:《楼道口的那盏灯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