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转活动专版,【喜迎建党百周年,老兵永远跟党走】那段的时光,那段的流年-剪一段时光,向现在致敬,与往事干杯!(一) 80年代末的军校,除了训练和上课,楼内楼外、家属区、垃圾箱、厕所等等,脏活累活接连不断,还美其名曰 ... - 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

流年 发表于 2021-7-8 13:13:47

【喜迎建党百周年,老兵永远跟党走】那段的时光,那段的流年

本帖最后由 流年 于 2021-7-8 14:08 编辑

https://www.junzhuan.com//data/attachment/album/202105/24/103616lk3xuku17xx9upum.jpg

       剪一段时光,向现在致敬,与往事干杯!
(一)
       80年代末的军校,除了训练和上课,楼内楼外、家属区、垃圾箱、厕所等等,脏活累活接连不断,还美其名曰:“出公差”。这些咬咬牙、挺一挺都不是事,革命军人都是铁打的汉,最大的问题是伙食太差。辣椒掰不掰不,用开水烫一下,撒点盐和味素,一盘菜;土豆切丝开水烫一下,撒点盐和味素,一盘菜;茄子蒸一下撕成条,撒点盐和味素,一盘菜;就是做菜剩下的辣椒把,也倒点酱油拌一拌,一盘菜………芥菜疙瘩吃不败,辣椒尾巴当咸菜。

       改善伙食?有,一周一次。用油炸面块当肉,猪油、粉条、酱油加白菜帮子做大包子,倒是美美的,可也不够吃,一会儿就光。要不就是市场上没人要的鸡杂鸡肝买回来,加上辣椒乱炒乱炖,算是硬菜,还算不赖。但一桌十二人也就一小盘,每人撑死两三筷。你还不能多夹,班务会上批评和自我批评很厉害,入党、评先、当代职干部找个理由就能给你往下拽。

       没有油水,吃多少主食肚子里也是满满的饥饿感,何况主食也就那么多,一会就没了。想改善,还得自己去买方便面,可津贴又少的可怜。大鱼大肉那是想都不敢想,吃不着不说,还越想越饿。

       学员队领导跟我们说,等到了部队,正式当了干部就好了。部队生撇撇嘴,地方生都信了,开始了盼星星、盼月亮的无限憧憬和向往。

(二)
       终于毕业了、分配了、到部队了,才知道“革命征程有艰险,更多艰苦在前面”。
       艰苦的环境条件,除了“吃”,还多了个“住”。北方的冬天嗖嗖冷,零下气温3、40度,暖气就只早、晚各烧一会。没办法,部队穷啊,煤是吃钱的大老虎,烧不起啊。估计不是怕冻坏了暖气片,这点煤都不会烧。用电也抠的紧,除机关楼外,全部9点准时熄灯,然后稽查小分队四处乱转,防止有人偷摸用电炉子取暖。
       我们当时还以为只是连队这样,后来有一次我们几个新毕业学员到参谋长办公室汇报工作,感到比连队屋子还冷。看到首长都这样,心里顿时平衡了。
       至于吃,就更差了。军校好歹四个菜不重样,部队四个菜就是四盘菜,看团里的服务中心给啥,给啥领啥,给啥吃啥。有时一样,有时两样,但每桌都装四盘,算是打了落实“四个菜”的擦边球,对上汇报底气杠杠的。那时连队不掌管伙食费,由服务中心统管,说是集中采购能降低市场菜价。能不降低吗,都是没人买、没人要的菜。夏天好点,能见点青;冬天就是老三样:土豆、萝卜、白菜,团里集中采购,每个连队有个菜窖,自己管理储藏。
       油水荤腥更别想了。那时的连长、指导员普遍年龄较大,家属农村、没房、没工作的多,不少带着孩子住在连队里。按规定家属来队不能超过一个月,但法不责众。团里有时清一阵,他们就找各种理由拖,老猪腰子们有的是办法,最后基本不了了之。那时的领导也不绝对,也可能是过来人,感同身受吧。问题就这么来了。家属住连队,自然要吃连队。司务长领到3只鸡,一只送连长那,一只送指导员那,半只估计自己昧了。那时都有电炉子和小锅,自己可以在屋里开小灶。一到饭点,以他们几个屋为中心,四散飘香。而我们则整队去食堂,和大家一块,吃那半只送到炊事班的鸡做的鸡肉炖土豆。奇怪的是,大家都理解,也没人议 论、告 状什么的。即便现在想起,也没有丝毫义愤和指责,只感无奈和心酸。
       那时副食差点,主食基本上是放开管饱的。但就怕新兵,特别是贫困地区的新兵,全国很多啊。他们来了,饭就不够吃了,只能限量,新兵吃不饱饭是经常事。我当新兵排长那年,印象最深的是6个四川某个贫困地区的新兵。每个人走时武装部给他们的礼物是:一个大挎包,一个大铁碗,跟盆差不多大的碗,几乎挎包都装不下;家里给带的也是几个熟鸡蛋,都坏了还没舍得吃。饭量实是惊人,再加上饭菜没油水,连队又这条件,从来没吃饱过。集训结束后,集团军机关后勤在连里要选3名新兵,连长、指导员让我来定。那时谁愿意把好兵往外送啊,哪怕是军机关。我就从这6个人中选了一个瘦骨嶙峋的、一个佝偻巴相的、一个话也说不利索的。上级机关那时也不挑,简单问了问,就让他们下周一去报到,团里一起送。毕竟要走了,而且要去的是上级机关,受连长、指导员委托,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专门集中交代了一下,能记住多少是多少吧。末了说了句:希望他们常回来,这里永远是他们的家。感动的三位小新兵眼泪稀里哗啦。当天晚上连队还单独给他们开了个“小灶”:四盘没有半点荤腥的炒白菜,米饭放开可劲造。结果吃撑出事了,直叫肚子疼,送到团卫生队折腾半夜才解除危险,幸运的是没耽误去军部报到。后来,别的不敢说,“常回来”这句话他们倒是记住了。几乎每个周日他们请假外出都要专门到连队来(估计也是没什么地方去),给连队战士吹嘘军机关的生活,特别是伙食,大家伙儿一块掉哈喇子。
       当然,苦是苦,也有幸福时刻。通过新兵集训,我们营5个新兵排长彻底熟悉了,就定下了每周聚一下的制度。每人轮流担任值班员,负责召集,行动代号“贴边”。就是每人拿出10元钱,交到值班员手里,凑份子、定地方、安排菜。部队边上小饭馆很多,价格也相对可以,50元可以点好几个“硬菜”。我们通常是三个必点:尖椒干豆腐,俗称“尖椒干对付”;杀猪菜,也就是酸菜血肠川白肉;以及锅包肉等,其它再量力而行,或吃得好再上一份(经常),当然酒水自带。其乐融融,令人留恋;美好时光,难以忘怀。
(三)
       这些都是故事了。历史走到了今天。看到现在部队的环境、条件、待遇和生活。武 器装 备先不说,士官公寓、军官公寓等等改天换地,再无往日的忧虑,伙食更是变着花样的吃。追思往昔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;无限感慨,不胜嘘嘘。当年哪里想到部队会发展成这个程度、这个样子,真是赶上了好时候。

       我们的生活自然水涨船高,也赶上了好时候。不说充满阳光,但起码当年梦想的是温饱,现在基本小康了。真是恍若一梦,不知不觉啊。

       走着走着就这么过来了,或者说是稀里糊涂进入了新时代。在咀嚼那段时光,默默回味沧桑的时候,蓦然想起有人曾问邓小平:“长征那么艰难凶险,你是怎样走过来的?”小平同志只回答了三个字:“跟着走!”。

      醍醐灌顶,大道之音啊。一句“跟着走”说出了实实在在的朴素真理和琢磨已久的问题答案。跟着走,过去的复杂,变成了现在的简单;跟着走,过去的难题,现在成了笑谈。岁月已成流年,时光永远向前。             有过多少往事,仿佛还在身边,也许从未感觉,我们走过昨天。

致敬伟大的人民伟大的党!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!
文/流年


流年 发表于 2021-7-8 13:35:42

也算做个忆苦思甜吧。

俊刚 发表于 2021-7-8 21:27:30

谢谢版主带来的分享!!

周悠时光 发表于 2021-7-10 15:28:37

流版选择“吃”这个角度回忆了初入军营的那段时光,虽然我们没有这种过过这种日子,但当年的艰苦的生活条件显而易见,就那样“跟着走”到今天,发展变化之大令人恍如隔世,现在想来,还是深情满怀。作品语言精炼、朴实生动,读后感同身受。是一篇值得一读的佳作!

淘气的中年人 发表于 2021-7-10 18:04:54

    当年哪里想到部队会发展成这个程度、这个样子,真是赶上了好时候。

cccx47 发表于 2021-7-17 19:24:50

谢谢分享,每个人都有这一阶段的经历,也许是记忆最深最难忘的。在那新兵连的日子更是苦呀。不过也好,锻炼了意志,吃苦受累后来也不算什么了。

江湖孤独剑 发表于 2021-8-10 12:53:53

拜读了,感谢分享!

沈阳第二故乡 发表于 2021-8-16 13:01:48

    一段时光刻骨铭心,描述部队生活艰苦生活,我们这些老兵大部分经历过往事,锤炼了我们的意志,跟着走……在喜迎建党百周年之际,通过征文回忆过往,时代变迁,发生了翻天覆的变化,更加坚定永远跟党走的决心。    作品文笔流畅,描写佳妙,叙事详尽,行文洒脱,人生写照,终生难忘。让人读来,回味无穷,为不可多得之佳作。

梦想WEEK 发表于 2021-8-17 11:06:29

忆苦思念的好材料!学习消化中~~~

装蝎子的水瓶 发表于 2021-8-23 13:29:05

这么苦,我竟然看乐了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【喜迎建党百周年,老兵永远跟党走】那段的时光,那段的流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