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转新兵连,为何都少校了,发个日志还要审核呢,蒙圈了-谁能告诉我为何发个日志也要审核了呢,什么原因呢,主题都不审核了呀 - 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

木仙XZA 发表于 2019-3-9 16:28:33

为何都少校了,发个日志还要审核呢,蒙圈了

谁能告诉我为何发个日志也要审核了呢,什么原因呢,主题都不审核了呀

xyz2009 发表于 2020-9-11 18:22:43

我是2017年转业的,走的时候其实是副团兼技术八级的双轨干部,为了能找到一个稍好的岗位我选择了按行政副团安置。

我在北方一个二线甚至都偏弱的城市,军人在当地的收入水平处于中上等,不过地方公务员的待遇也还不错,老实说以我定的副调级别,全年下来跟在部队的时候差不多,有时候还能多一些,不好透露太细。家境方面,虽只有一套在部队时买的经济适用房,车子是转业那年换的大众途观,但在当地平均两万多的房价下,我觉得自己属于幸运的。

说这些其实是想表明,总体上我是一个体制内的受益者。作为从农村出来的孩子,高考时考了军校,走到今天能够在一个二线城市拥有车房和一份还算体面的工作,孩子在重点中学,学习也不错,我很满足。有时候想想,如果当年不考军校,凭自己的奋斗或许也能拥有不错的结果,但付出多少、以及是否还能拥有体制内的这份安定可能就不太好说了。说拥有这些要感恩党和军队,可能有点戴高帽子,但我心里确实是知足的。

有点扯远了,说说题目中部队喊我回去退钱的事儿吧。老实说,我是真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发生。按我的思维,人都走了,一切都做切割了,再有什么事也不能找到我的头上,既往不问,既往不咎嘛!可事实却告诉我,一切都是可能的,只要还在组织当中,就无时无刻不在组织的管理之下。

第一次喊我回去退钱,是在2018年的时候。这次退钱,与军队住房清查有关。我在十几年前买的部队那套经济适用房,据他们说是面积超标了。买这套房子的时候我还是营级干部,单位确实对我们不错,在主要满足团以上干部住房的基础上,按照打分排名也解决了部分营职干部的房子。再后面的人就没这么幸运,两年之后就不让再盖经济适用房了。我们这套经适房没有区分团职和营职,所以全是面积120平米多的大户型,要严格按照营职只能享受70平米的标准来,我这超出好多;即使按照转业时的技术八级90平米标准来算,也还差不少。不过还好,通知我是按照当时买房时的房价来补交差额,算了一下不到十万块钱,我想,要是不交不行,那还是交了吧。

因为地方也在清查这些违规住房,当时正风肃纪搞得很严厉,上升到政治高度,身边真有几个干部受到了处理。我想,既然还是组织的人,既然组织有要求,自己也确实没有达到规定标准,那该退就退、该交就交吧!总不能因小失大,而且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。所以,对于这第一次被喊回去交钱,虽然心里自然是不痛快的,但也做好了该做的准备。不过,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没回音了,遇到曾经的战友打听了一下才得知,好像是阻力不小,又听说可能政策上还有调整,这事儿就这么搁下来了。直到前几天,听战友说又开始清查住房让填表了,我猜这事多半躲不过去。该补交就补交吧,只要一视同仁、公平公正就好。得这么想,已经享受到政策红利的我,比那些后来只能住公寓房、现在统建房还没影儿的战友要强多了,就别再计较那点小钱了。

第二次喊我回去退钱,是2019年,当时部队正在搞审计。这次退钱,要我把2014年以来发的“不合理”的值班费交回去。说是值班费,其实后面对所有这些项目进行了**,大部分取消了,严格说我们这种业务值班就不该享受,但像机要那样论特殊岗位津贴又不够条件。实际情况我也知道,当时我刚当副处长嘛,是处长看大家辛苦,业务岗位老实说也没什么油水,就以“值班费”的名义为大家发放了一点福利,从业务经费里支出的。搞审计的时候,这些违规的东西一查就查出来了。

这次退钱,我老老实实退了大几千。大家都退了嘛,虽然自己已经不在部队了,但一则“人活一张脸、树活一张皮”,我可不想人走还要留个坏名声;二则就在同一个城市,自己如今又在体制内,万一部队给我们单位领导打个电话或者来个“催退公函”,那人就丢大了,损失也**了。退倒是退了,不满情绪还是有一点的,总觉得有点矫枉过正。基层干部本来就没多少福利,已经发了的福利算起来也没有很大的数量,虽然是从正风肃纪出发的,但发了的就发了呗,既往不咎下不为例安抚人心不是更好吗?纪检也好,审计也罢,是不是应该把注意力更多用在“打虎拍蝇”上?这是把咱普通干部也都当成“蝇子”拍了?

第三次喊我回去退钱,是在今年,刚刚发生在不久前。这次退的是不该享受的家属无工作生活补助,好几年的加一起有两万多块钱,也是目前让我最心疼的一次。这个钱,当时很多不符合条件的人都领的,包括大小领导,也是审查最难落实、最糊涂的一笔账。我甚至觉得,可能有的领导和机关也认为,反正部队待遇不高,就当是给大家发福利了,所以只要自己报上来的材料符合标准,一般也不认真去查,也没那个人手和精力。我当时还算与条件沾边的,因为家属跳槽辞职之后确实在家闲了半年多时间,后来找到新工作之后我也没去向机关报告,就这么滥竽充数地又领了两年。当时还给自己找理由:又不是体制内工作,也不是组织给找的工作,相当于无工作嘛!

但是大数据时代,所有信息都无处遁形,只要组织想查。随家无工作补助发放的同时,同时还为家属个人建立了保险账户,按照**一检索,有没有交、从什么时间开始交、交款单位是哪里,一目了然。与地方一联网,那些只要是外面有工作且由单位交过保险的人,一查就查出重复缴费的问题了,想占国家的便宜,没门儿。像部队家属这种重复缴费的情况,虽有一些特殊案例,但多数属于不符合部队帮助建立保险账户、冒领随军补助的。把钱退回来,什么都好说,如果不退还以各种理由编造借口,往大里说就是“欺骗组织”了,这些年我们学过各种贪官的忏悔录,知道这句话的份量。

我认这个账,也担心后果,所以虽不情愿但还是及时退还了这笔钱。当时还犯嘀咕,也有侥幸心理,心说难道他们都退钱了吗?难道那些在职的领导也都退了吗?我们这些计划安置的人在屋檐下没有办法,那些自主择业在外地的甚至已经没有联系方式的也都退了吗?这世间可能有两件事比较难,一个是把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里,另一个恐怕就是把已经装进口袋里的钱再拿出来。出于人的本性,有点吃亏、倒霉的心理也在所难免。

不过事情过去后,自己想想也就想通了。首先是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”的个人哲学,父母虽没什么文化,却从小教育我“贪小便宜吃大亏”的道理,有些东西,不是自己的,就不要去勉强,得了也守不住,可能还会带来灾殃。自己仍在体制当中,这么多年老讲大局意识了,怎么在一点小利面前就看不到大局?

再就是从大的方面,也应该由衷地为部队这些年的变化感到高兴。说明正风肃纪永远在路上,拨乱反正没有过去时,作风建设没有死角、没有特殊人,审计也好,**也好,退钱也好,也无论是重点“打虎”还是清查每个普通官兵的“违规”,都反映出一种决心,一种力度,这是壮士断腕的果决,这是浴火重生的前奏。即使自己的利益确实受到了损失,身为队伍的一员也应该为这种变化感到欣慰。

我们总在说,改革需要每个人付出牺牲与努力。其实改革真的不是只对利益藩篱动手,改革可能会触碰到我们每个普通人的实际利益,一旦动到自己头上,怎么办?更何况,有些利益本来就是违规的,是不当利益呢?我在这里不是标榜自己,其实反倒有些“自曝家丑”的意味,只是想为还在队伍里的大家提出这个问题,供那些正在为这些问题所困扰的战友参考。虽然我已经离开了,但仍然希望部队越来越好,有它该有的样子。职业化之后大家的待遇上去了,各种福利更加公开透明了,也会少了这许多“花活儿”和“烦恼”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为何都少校了,发个日志还要审核呢,蒙圈了